三国全面战争武将修改|三国全面战争地图全开
地方頻道: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經濟>證券

中國債券有望被納入更多全球指數 金融市場開放更敞亮

  繼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Global AGG)后,中國債券還有望被納入富時羅素公司旗下的富時世界國債指數(WGBI),以及摩根大通旗下的全球新興市場多元化債券指數(GBI-EM GD)。接下來,除了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券之外,其他包括信用債、地方債在內的債券品種也有望被陸續納入全球指數。

  目前,境外投資者對中國債券的關注度明顯上升。但在他們看來,中國金融市場對接國際市場的基礎設施建設仍有待進一步加強,推動境內基礎設施與其他國家、地區互聯互通仍然任重道遠。

  “對接”工作準備就緒

  今年1月份,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宣布將于4月份開始納入中國債券后,相關對接工作立即緊鑼密鼓地展開。

  在充分與境外投資者溝通后,央行也進一步做好了債市基礎設施“對接”工作,提升境外投資者的投資便捷度。

  “境外投資者普遍比較關心外匯風險對沖、債券信用評級等問題。”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近兩個月來,央行也圍繞這些有共性的問題開展了靈活的安排。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全球托管行已經可為境外投資者提供外匯風險對沖服務,滿足其風險對沖需求。同時,境內相關基礎設施已經完成系統改造,即將支持境外投資者的特殊結算周期需求。此外,目前境外投資者入市備案操作流程和開戶時長也大幅壓縮,入市將更便捷。

  “全球托管行獲批進入中國在岸債券市場,并為境外投資者提供外匯風險對沖相關服務,這將有效解決海外投資者一直關注的債券匯率對沖問題。”渣打中國金融市場部總經理楊京表示,當然,要充分實現這一點,全球托管行還需要在人員配置、系統搭建、交易細節培訓等方面持續完善。

  有望納入更多全球指數

  各方預計,中國債券未來也有望納入富時羅素公司旗下的富時世界國債指數(WGBI),以及摩根大通旗下的全球新興市場多元化債券指數(GBI-EM GD)。

  “投資渠道拓寬和有利的政策措施讓人民幣計價債券市場逐步成為全球主流債券指數的吸納目標,其中包括摩根大通GBI-EM GD和富時WGBI。”摩根大通中國區首席執行官梁治文表示。

  摩根大通正在評估是否將中國債券完全納入全球新興市場多元化債券指數。對于具體時間表,梁治文表示,今年摩根大通年度指數管理會議將于夏季召開,并對投資者開展情緒調研。“我們相信中國將沿著正確的方向持續開放市場,并希望今年能獲得積極的投資者反饋。”梁治文說。

  據悉,富時羅素預計將于今年9月份正式對外公布是否將中國國債納入富時世界國債指數(WGBI),并可能于年底前展開對中國信用債券的考量。

  摩根大通全球指數團隊預計,中國債券被納入全球三大主要固定收益基準指數(GBI-EM GD、Global AGG和WGBI)將帶來高達2500億美元到3000億美元的資金流入。

  更多中國債券品種也有望陸續被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Global AGG)。彭博指數業務全球負責人Steve Berkley表示,隨著國際評級機構進入中國市場,我們相信會加快公司債納入全球指數的速度。接下來,我們也會考慮地方政府債和一些資產支持型債券。隨著中國按揭市場發展,抵押支持債券也會被考慮進來。

  在彭博將中國債券納入指數后,瑞銀資產管理亞太債券主管貝斯高表示,我們預計富時羅素、摩根大通等其他指數編制公司也會將中國納入其全球債券綜合指數,這也將使跟蹤它們基準指數的投資者增加對中國債券的配置。

  外資看好中國市場

  “我們認為所有投資者都應該關注。”貝斯高表示,彭博將中國在岸債券納入指數對全球資本市場而言是重大變革,并且將加速擴大中國在岸債券市場規模,進而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債券市場。

  貝斯高認為,與中國在全球經濟中的比重相比,全球對中國的投資比重偏低,納入指數將使資產配置者開始關注中國,這將導致全球資本配置再平衡的過程中,中國被考慮納入。

  富達國際亞洲固定收益主管及基金經理Bryan Collins表示,人民幣債券納入全球主要債券指數,反映了中國資本市場發展更趨健康和活躍,這將有利于支持中國經濟長期可持續增長。

  “展望后市,中國政府債券已成為負相關性和零風險資產類別中的投資新貴,我們認為全球投資者可憑借有關投資在整個市場周期內持續受惠。” Bryan Collins表示,截至2018年底,外資持有中國國債的比例已超過8%;中國債券成為2018年表現最佳的資產類別之一,回報率超過9%。

  外匯局統計,近年來境外機構不斷增持我國債券和上市股票(含基金),合計持有規模從2014年末的2192億美元上升到2018年末的4448億美元,增長103%。其中,持有的債券規模從1085億美元上升到2638億美元,增長143%。

  未來,我國證券市場在吸引境外投資者方面仍具有較大潛力。與其他主要國家證券市場相比,我國外資占比仍然較低,未來具有較大的提升空間。從 2018年末的債市數據(含銀行間和交易所市場)看,外資在我國債券市場上的持債規模占比為2.1%,低于美國(25%)、日本(12%)、韓國(6%)和巴西(5%)。

  互聯互通任重道遠

  未來,推進債券市場對外開放仍是改革的大方向。但是,推動境內基礎設施與其他國家、地區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仍然任重道遠。

  境外投資者關心的問題之一是債券流動性。楊京認為,國內債市新老券的流動性差異比較大,主要原因是國內債市投資人持有債券到期的比例極高,導致老券在二級市場上的交易極不活躍。由于債券指數在編制中會納入相當比例的老券,導致按照指數配置的被動投資者可能無法在二級市場按照指數要求開展相應投資。

  此外,境外投資者還關注債券評級標準的國際化問題。楊京表示,目前中國市場上主要評級機構都是國內機構,海外投資者的主要投資標的是利率債,包括國債、政策性銀行金融債以及同業存單,對信用債涉足較少。信用債對于支持實體經濟發展至關重要,國際化的標準評級能夠幫助更多高質量民營企業通過債券市場融資,并由此進一步擴大國內信用債市場,滿足境內外投資者的需求。

  下一步,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將繼續穩妥推進債券市場對外開放。在標普信用評級(中國)進入中國市場后,將繼續引進更多國際評級機構跨境展業或在本土落地;建立健全多層次違約處置機制,使境外投資者更有信心投資中國的信用債;此外,還將繼續推動我國債券納入富時羅素、摩根大通等其他國際主要債券指數。

  同時,央行有關負責人還表示,將研究推出債券ETF等債券指數產品,研究實施全面放開境外機構參與回購交易,大力推進人民幣衍生產品使用。


三国全面战争武将修改